行业动态
NEWS CENTRE
首页
>
新闻中心
>
解构中国数字金融“出海”
解构中国数字金融“出海”
2024-07-10 阅读:73

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“建设金融强国”,同时提出做好包括数字金融在内的五篇大文章。我国数字金融行业起步早、规模大,未来如何充分发挥既有优势加快数字金融强国建设?如何进一步鼓励、支持国内数字金融“走出去”,增强中国在全球数字金融发展中的竞争力和影响力?

1月12日,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、中国金融四十人研究院、北大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办,新金融联盟联合主办的CF40南沙金融沙龙第11期——《建设数字金融强国》课题报告发布会在广州南沙举行。在主题交流环节,汇付天下总裁周晔,阿里云智能集团副总裁、新金融行业总经理张翅,蚂蚁集团国际事业群中国跨境业务管理部总经理王佐罡,腾讯金融云副总裁王丰先后发言,围绕上述话题分享观点。

将数字金融嵌入产业流程

进一步优化基础设施与制度环境

“现在到了让中国数字金融继续保持国际领先优势的关键时刻。”周晔表示,当前数字金融国际发展突飞猛进,例如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充分利用中国数字金融出海,发展建设国际金融科技中心;美国数字金融的深度和广度也已在过去三年发生根本性变化,与2019年之前的形势大不相同。

对此,周晔提出两方面发展建议。第一,我国应增强数字金融深度和厚度,将数字金融嵌入产业流程。

我国现有优势在于to C,例如大平台、支付结算、小额贷款等,但在数字化、全球化、智能化浪潮的冲击下,金融科技还需进一步为产业服务。随着各行各业的产业发展,金融需要嵌入所有流程,实现“嵌入式金融”。

周晔表示,以技术的眼光来看,无论是支付、贷款还是保险,金融归根结底就是两件事,一个是服务,一个是数据:一方面,所有金融功能的本质都是服务调用;另一方面,企业也好、个人也好,其关于金融所有的状态以及历史情况都集合在账户里。由此,金融机构,无论是银行、保险、证券还是支付宝、微信,都应围绕服务和数据大力发展嵌入式金融

周晔提出,全球化对我国数字金融发展构成冲击,当前我国数字金融机构在为跨境企业、跨境电商提供全球服务方面尚显无力,完整服务基本还被境外企业掌握。由此来看,尤其需要重视嵌入式金融在服务跨境企业方面的应用

第二,为数字金融的创新和发展进一步优化基础设施与制度设计。“如果在一个嵌入式金融里,未来服务形式都是API调用,那么API调用规则和数据规则是什么?如果说银行以及钱包里的数据都需要向各个场景、各个行业开放,那么开放规则是什么?在支付行业,钱包收单转接各方的规则是什么?如何实现互联互通?”周晔认为,对于这些市场规则和制度的搭建与完善需要做出更大努力。

中国金融云出海市场潜力巨大

AI将是金融创新核心驱动力

张翅结合业务经历表示,东南亚是中国金融出海最主要的市场之一,其在经历了早期的无序竞争、监管出清后,目前已经进入相对稳定的状态。相关数据显示,东南亚的互联网经济仍在快速增长,与此同时,还有超过75%的消费者缺乏充分的金融服务。

张翅表示,中国金融云厂商和服务商已经具备了较强的国际市场竞争力,注重在东南亚、欧洲、中东等热点区域进行金融公共云布局,以IaaS和PaaS资源为依托进行业务拓展;ISV金融云服务商发挥自身SaaS层金融优势,尝试在软件开发、协助上云等领域进行海外突破。

整体而言,“中国金融云出海市场潜力巨大,坚持技术创新,是国内数字金融‘走出去’、增强中国在全球数字金融发展影响力的重要依靠。”

他认为,做好数字金融这篇大文章,除了充分发挥既有优势,还要抓住AI和云计算的技术趋势,加快业务创新。“大模型时代已经开启,AI将是金融行业创新的核心驱动力。”

与此同时,要紧紧围绕提质增效和防控风险的目标,完善数字基础设施。例如,构建安全、合规、统一的数据要素平台;借助云计算平台,完善大数据传输通道,增进服务的普惠性。注重提升数字化监管能力,强化系统性风险监测,建立健全数字金融风险监测与评估机制,实现风险早发现、早识别、早预警、早暴露、早处置。

此外,要积极参与全球数字规则制定,就人工智能发展原则、数字伦理、数字贸易与数字关税规则等问题与世界各国开展深度合作,推动数字金融高质量发展,助力金融强国建设。

开放思想、积极实践

进一步推动金融行业双向开放

聚焦如何推动金融行业双向开放,王佐罡提出三方面思考。

一是开放的思想可以在实践中转化为更多的价值。

例如,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扩大双向开放,其中负面清单的工作思路非常关键。同时期推行的行政审批改革,将需要政府批准的事项清晰列出,并按照《行政许可法》规定的程序办事。与此同时,国家建立了部门规章立法审查机制,以保障部门规章立法可以发挥出预想效果。

这些开放思想指导下的机制体制方面的重要举措,大幅提升了国内外对中国发展市场经济的信心,产生了极其深远的积极影响。在近期,同样有很多案例很好地诠释了开放思想的积极作用。

二是高质量的双向开放需要我国以更加开放的思想参与国际治理。

数字技术让跨国经济交流活动更加顺畅,信息传递和价值转移更加高效,相应的国际治理规则也在持续更新之中,例如在跨境电商、数据流动、信息获得等方面。对此,我国需要及时做出反应,调适自身行动,给予积极反馈,以保持我们在数字经济环境中的竞争力。

三是对于实现高质量双向开放,信任非常宝贵。一方面,我国机构走出去,要践行ESG理念实行良好的公司治理,坚持商业原则和诚实信用,才能获得当地市场的信任;另一方面,境外机构走进来,也要对我国市场环境和治理有基本的信任,才可能坚持长期主义。

讲好数字金融中国故事

构建多元化跨境服务生态

王丰辉认为,数字金融是金融、产业、技术、监管、政策的综合体,数字金融出海的复杂度可能超出想象。出海需要与其它国家的互认、互通、互信,与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也紧密相关。

在他看来,对数字金融出海首先需要有正确认识。

一方面,数字金融“走出去”,需要区分目标和结果。我国数字金融出海的目标是希望为海外企业创造价值,帮助其降本增效以及在效率和风险之间找到平衡,影响力的提升应该是自然而然的结果。

另一方面,正如金融不是独立存在的,数字金融“走出去”也无法单独存在,而是与实体经济中的跨境电商、跨境产业链、跨境供应链等联系在一起的,企业在前、金融在后,金融应该融入和支持企业

对于金融科技企业的“走出去”,王丰辉建议,第一,要正确理解我国的数字金融优势。我国的优势不是技术的优势,也不是金融的优势,而是综合的优势,有其复杂性和特殊性。这不是单个金融科技企业在出海过程中能简单复制的,对于企业自身出海而言,如何讲好中国故事是一个挑战。

第二,解决企业出海后的水土不服问题。我国加入WTO后,外资银行大举进驻,经过20年发展,国内机构没有感觉到所谓的“狼来了”。对于我国数字金融企业出海,外资银行的这一案例是非常好的教材,其发展经历都可以成为经验或教训。

本地化是其中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,不仅涉及高层、中层团队的本地化,还包括对本地化的风险认知。例如,许多金融产品都是由总行进行设计,但到了分行尤其是跨境分行则难以落地,原因在于外资银行对于国内资产的风险认知往往与本土银行不同,这涉及本地化经营的深入变革。

第三,数字金融出海还需多元化的跨境服务生态。目前对于金融出海的诉求多是跨境支付,但出海电商需要更完善的跨境生态,要帮助它们连接各类跨境伙伴,涵盖培训、财税、广告、选品、金融、ERP、物流、海外仓等各项解决方案。


13560189272
地址: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西201号金泽大厦808室
COPYRIFHT © 2010-2020 广州市名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0203057号
  • 这里是二维码